游泳

专访猩球崛起2导演第三部正茬创作

2019-07-11 09:17: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专访《猩球崛起2》导演:第三部正在创作,

搜狐娱乐讯 《猩球崛起2》于8月29日(周五)在中国内地上映,周末三天分别收9200万(含470万首映场)、1.03亿、8800万,累计2.83亿,仅用了三天就挤进进口片年度票房榜前十四名。次周一,由于《敢死队3》开画占去38.32%的排场,《猩球崛起2》排片比降至36%。不过,这仍然是一个很大的比例,如果按目前的势头,《猩球崛起2》在第二周票房就可能破5亿。我们专访到《猩球崛起:黎明之战》的导演马特-里夫斯,听他详解这部电影的幕后故事。

1. James Franco的角色为什么没有出现?在以后的故事中还会出现吗?

M:詹姆斯-弗兰克的角色这次没有出现是因为这一集想把故事的重点集中在凯撒,就是安迪-瑟金斯扮演的。而其实他这个角色是通过凯撒过去的回忆来呈现的,弗兰克扮演的角色是凯撒的人类父亲,虽然这次弗兰克的角色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凯撒怀念他的父亲时,弗兰克就成了影片中回忆的画面。我们觉得通过这样的方式要比弗兰克的角色活生生出现在电影中更合适的表现出凯撒感情的内心世界。

2. 这部电影所表达的虽然和之前相对一致,却还有写不同,感觉人与猩的区别更小了。

M:最激动人心的是当我还是一个孩子时候就记得人猿星球那部电影。我觉得这是一个空想的寓言式的故事,是对于人性的暗喻。影片中猩猩占领了星球,而事实上是人类在控制整个星球,我们通过猩猩的脸,其实看到的是人类本身。而我在电影中想表现的凯撒的特别之处,也是他令人怜悯的地方,因为他是人类养大的,他以为自己是人,但是有一天被告知他不是,他是猿类。他在猿类历史上很特别,因为他既和人类有着亲密的联系,也和他的族群猿类有着天然的联系。在别的影片中,动物的眼中只有动物,而在这部影片中,凯撒意识到人类这个概念,甚至有对于人性的思考。相对于我们的人性,他们的动物性是多么的宝贵. 我们对于进化的理解,是的,猿类和人类之间的差别更小了。

3. 在构建猿族世界的过程中,您最关注的是什么?最想呈现出的是猿族怎样的状态?

M:我首先想要创造的是凯撒的故事,与上一步相比这是一个国王的故事,同时他也是一个家庭的父亲,是猿类的教父,他不仅仅是猿类的首领,也是他们的父亲,这很像美国的电影教父那种莎士比亚式的故事,这是在猿类领导下的莎士比亚式寓言,凯撒就是这部莎士比亚式寓言故事中的国王。而他们猿族的社会险些被人类摧毁,所以我想要呈现的也是一个家族的故事,在2011的《猩球崛起》中,在猩猩部落的最初,后面有了语言上进化,猩猩们张口说话了,当中也包括很多肢体的语言,他们通过语言进行沟通。他们开始如同人类,寻找他们存在的意义。

4. 请具体说说你希望通过《猩2》分别表达对战争、发动战争的动机(是有所映射吗?比如美国对伊拉克战争、对阿富汗的战争)家庭、人与动物、自然关系什么样的态度?

M:是的,我想拍这个电影有一个目的就是电影也是暴力的敌人,人们可以用电影来反思我们作为人类面对冲突时的所作所为,1968年的电影《人猿星球》,我们知道电影的结局,人类的星球变成了猿类的星球,这是一部经典电影。然后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会发生,他们之间如何相处,也是对于暴力的反思。这一刻,不仅仅只是像美国对伊拉克的战争,不仅是不同地区之间发生的冲突,是对全人类之间发生冲突时,我们对冲突处理方式的一种反思,对人类历史的思考。这还包括物种间的矛盾人类现在是地球上最高级的物种。我们的确想用电影类比现实,同时也是想对历史有一些思索。

5. 《猩2》中反映出人性、动物性的复杂一面,并不是非黑即白的简单划分,猩猩的开战和报复,与人类的开战与报复,不是简单的对与错可以评判,能具体说说你的考虑和想法是什么吗?

M:是的,我刚刚提到过电影可以是暴力的敌人。理解暴力的唯一方式是需要人有怜悯之心,这是所有演员需要理解的。对我来说,比如电影中的猩猩角色柯巴,他被很多观众认为是代表罪恶的反派角色,但了解历史也同样的重要,他从那儿来,为什么想报复。当你想要避免冲突,就需要了解事情的原委,你就知道为什么最后会发生那么可怕的事情,所以我觉得理解暴力发生的原因同样重要,这样就能知道事情将会如何发展下去。

6. 刚才您提到了KOBA。故事最大的亮点,应该算是koba装傻取得人类信任的戏。导演如何评价koba这个角色?又如何看待“信任”这件事呢?特别是在条件极端的情况下,资源稀缺的时候,无论那个族群、什么样的背景,信任是否都是脆弱的?

M:是的,我想信任也是影片中想要讨论的一个主题。当你去探讨矛盾本质的时候,往往是信任方面发生了问题。信任是人类之间非常难维系的一种东西。当你发现有信任问题时需要去追寻历史一探究竟。人类曾经对待柯巴的所作所为让他憎恨人类,他继续准备报复人类,他让人们以为他很傻,这恰恰是他的聪明之处,然后他展开了复仇。这个剧情的设置有点扭曲,但是十分有趣,甚至有点滑稽。这是和平的终结,希望人们可以喜欢柯巴这一出戏,扮演柯巴的演员托比-凯贝尔在影片中的表现非常精彩。这也是我非常喜欢的一场戏。

7. 最初的剧本中更侧重于城市中的人类,为什么在最终呈现里增多了对猿族的戏份?

M:对我来说,我想把这部电影的重点放在凯撒身上。你了解了凯撒这个角色之后,就会对它充满同情,凯撒被他们猩猩父母生出来,然后被人类养大,他被监禁被用来观察实验被虐待,后来他带头越狱,领导猩猩们革命,在这个故事中,凯撒是大英雄,对我来说,新的故事可以从这个角度来延续,这是一个关于进化的故事,这也是猿类文明历史开始的故事,他们如何从最原始的猩猩部落开始,所以从猿类角色的角度接手这部影片,是我的思路,我开始以为他们可能会拒绝这个提议,当时我也不确定会当这部影片的导演,不过我还是觉得这个角度能更好的处理电影中感情的部分。所以当我跟fox公司说的时候,他们居然觉得这个想法很不错并且让我执导这部影片,这也让我很高兴。所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让观众对猩猩有怜悯之心还有就是如何把观众的目光转向猿类。

8.第一部猩球崛起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无论票房还是口碑。那对您来说拍摄续集面临什么样的困难呢?

M:我知道第一部成功后,观众们想看续集。当我加入剧组,我在想如果我是观众,我想看到什么样的故事,我想大概是上一部影片中的凯撒身上发生了什么故事,因为在第一部中我就爱上了这个角色。我担心的并非是故事的设置,而主要是技术上的难度,实际上我之前从没拍过动作捕捉类的影片,我得去上课去学习,最难的应该就是如何用动作捕捉让我自己和演员来拍摄出微妙的感情变化和令人激动的故事。

9.提到动作捕捉,您怎样评价安迪-瑟金斯在这部影片中的表现呢?毕竟在“表演捕捉”演员中他是首屈一指的,在拍摄上他有没有给你提供一些建议?

M: 开始我觉得动作捕捉有难度还包括一些技术上的问题(technical trap)。我想了解为什么观众在第一部那么认可安迪的表演捕捉。安迪-瑟金斯在第一部中饰演凯撒这个角色,所以在拍摄影片之前,我看了安迪的每一帧表演,包括他带着的动作捕捉装置表演的情感戏,这样让我了解之前的动作捕捉是如何完成的,让我惊奇的是在看完安迪带着各种动作捕捉装置,穿着紧身戏服卖力的表演后,我发现其实成功的关键是安迪的表演。很多人觉得技术关键,但其实技术也是取决于安迪是如何演绎的。凯撒之所以如此栩栩如生是因为安迪,他是一个很棒的演员,和这样一个对待表演如此敬业的人一起合作非常棒。对于我来说,和这样伟大的演员合作,没有比这更好的了。我非常欣赏安迪,他是一位演技精湛的演员。

10. 一般而言,很多大片只要追求感官刺激,场面打斗精彩、“无脑”就好了,《猩2》的剧情设计却耐人寻味,你怎么处理特技与故事之间的关系?他们分别占去的时间是多少?

M: 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应该让影片在情感上引起观众的共鸣,想要呈现的是一个关于家庭的故事。很有趣的是影片的主演,很多大片确实是大制作,运用硕大的摄影棚和各种特技。而影片中的凯撒、柯巴他们直到制作的完成才有了他们所塑造的角色,所以拍摄起来也不同于一般的电影。还有对于我来说追求故事表达的情感至关重要。我的时间大多花在如何让影片感人,让大家看到安迪复杂的内心世界。我们与电影制作公司合作,而我要确定的是最后的特效也是要忠于影片的感情性和故事性上。安迪塑造出一个感性的人物,从他的眼神中观众可以看出悲伤,可以窥见他的愤怒,我们想要的是把安迪的各种感情表达出来。说到占用的时间比例,因为我们塑造的人物很复杂,或许这大概占75%的时间,不过我们花心思最多的还是在影片中角色的塑造和情感的表达上。

11. 这次拍摄放弃绿幕转向户外是不是一个疯狂的决定?中间拍摄时遭遇了那些困难?

M:这确实是我的一个大的想法。上一部影片所做的已经让人难以置信了,安迪的真实的情感表露无遗,所以我想做的更好。上一部电影75%的演出是在室内舞台完成的,而这一次90%的表演是在户外的实景拍摄,因为是想让电影的效果更真实,所以我们真的有去丛林,森林这些地方,因此拍摄起来有很大的难度,也是我迄今为止遇到的最困难的一次拍摄。因为要用动作捕捉技术,在户外用的摄像机设备非常重,需要两台这样的摄像机,每台负责一只眼睛的动作捕捉,有时候还要在瓢泼大雨中完成拍摄,对观众来说这似乎是不能实行的,不过我想要达到前所未有的视觉上真实的效果,能做成最真实的动作捕捉类的影片。

12. 据说美国观众并不习惯看字幕,在这部影片开场,猩猩之间的对话是用动物语言配字幕的方式进行的,会担心观众不耐烦,影响票房吗?

M:确实我也担心过这个问题,因为在上一部影片中用的最多的是肢体语言。我们的工作室也在质疑这个问题时,我提醒他们,有一部非常成功的影片当初也用了字幕,就是阿凡达,工作室就承认了,确实他们当时在制作阿凡达时就运用了字幕。不过我想观众应该希望看到猩猩之间的交流,所以对话是必要的。令人激动的是这部影片马上要来中国了,是一部国际影片,影片中还用到的是手语,我觉得这很有意思是因为你可以看到猩猩间是如何交流的,可以教猿类使用如何使用肢体,这也同样有趣。

13. 中国观众看完《猩球2》的直观感觉是觉得凯撒和儿子的部分有点像《狮子王》,你在电影里探讨家庭关系时是否有受到《狮子王》的影响呢?

M:嗯,我确实也喜欢《狮子王》这部影片,不过我想我拍的影片能带有莎士比亚式的剧情,就如同《教父》那种西方经典,《狮子王》来自于经典的寓言。而经典的叙述方式和现代的特效结合在一起碰撞出新的,但是能经久不衰的经典,我希望我的影片中传递出真正的情感,就像《教父》和《狮子王》,以他传统的经典的叙述方式在讲述国王和儿子之间的父子情,这也如同凯撒和他的儿子之间的情感,他珍惜自己的家庭,所以也希望创造出特别,又可以永恒的故事,不过主角是猩猩。呵呵。

14. 影片的结尾,凯撒说这是战争的开始,似乎预示着猿类与人类之间将会有战争的发生。关于结局的安排,有和编剧商量过吗?

M:是的,第一部关于猿类的科幻片是1968年的《人猿星球》,最后星球不再是人类和猿类的,猿类成为了星球的统治者,那部影片讲述的就是人类和猿类之间的战争。而这样的故事探讨的就是人性,猿性,战争爆发,是谁首先打破和平的局面,你知道有些事会继续发生,谁先打破和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事情的结果并不稀奇,而我们想要知道的是谁先开始的,怎样开始的。

15. 您还准备拍摄第三部《猩球崛起》吗?

M:事实上,我和编剧正在一起创作第三部《猩球崛起》。对我来说,能创作凯撒的故事令我感到兴奋,对我来说,凯撒这个角色在科幻片历史上是很特别的也是很典型的,因为他一半是人类,一半是猿类,现如今和平的生活对他来说是不太可能的,所以接下来他会做什么,他如何保护自己的家庭,如何继续他的故事,所以我想第三部也会继续讲述凯撒的故事。

16. 在东方文化背景之下,我们的对于猿族的构建更倾向于无所不能超人类的存在(孙悟空),而在西方文化中,无论是泰山还是凯撒都是和平主义者与类人化的存在。您怎么看这其中的差异?

M:是的,我知道在东方,美猴王是拥有超能力,带有神话传奇的人物,其实在西方也有类似的拥有超能力的形象。只不过在《猩球崛起》中侧重点不同,这次重点没有放在超能力这个方面,而是我们到底是谁这个问题上。这有点像希腊神话中对于人性的询问。所以这里讨论的是人类的行为和人性,而猩球崛起其实是对于人类比如战争,暴力这些方面的反思,也是站在人类的角度上思考物种之间如何避免冲突,人性中的挣扎,所以整个影片似乎像是对于人性的折射。还有就是我们如何看待动物等。

17.您作为导演有没有遇到过逆境,是如何克服的呢?

M:其实对于导演来说,你要花很多年去寻找一个突破口,其实我每天日复一日需要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继续当一个导演。所以我个人而言,最具挑战的就是选择一种观众认同的方式来讲故事。而我觉得作为导演最有意思的就是你可以掌控故事本身和观众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将观众变成其他人,你可以通过真挚的感情让观众融入到影片中去,他们可以在电影院中把自己设想成猿类,我想或许不是逆境,而是怎样每次找到这样一个突破口来带给观众这种真实的体验。

18,您个人最喜欢那部影片?

M:这就好像在问我你最喜欢自己的那个孩子。每个故事都是我心血,都像是我亲爱的孩子。每部电影对我来说都有不同的意义,所以那一部是最喜欢很难说。不过能做的就是每一部都有突破,都比之前更好。

19. 您拍完这部影片之后,又有了那些新技术,获取了那些电影中的新的资源?

M: 你知道拍一部片子最重要的就是通过一些途径来打动观众,想做一些能在情感上引起他们共鸣的事情,我非常感谢表演捕捉技术的进步,有时候要制作爆炸的场面,而对我来说电影中情感的处理非常关键。非常感谢这些技术,他们使得电影的效果更真实感人,观众也因为真实而感动,基于这些技术,以后演员的长相甚至可以与这些动物的长相差之千里,就可以扮演他们,然后通过技术来弥补接近真实,所以技术上来说这为电影帮了很大忙。

20. 拍摄这部影片中,您最喜欢谁,还有就是在拍摄过程中最有趣的一幕是什么?

M:我爱跟我合作的每一位工作人员,安迪我们讨论了很多因为我对于凯撒这个角色投入了很多精力,而安迪也是一位非常优秀演绎精湛的演员,不过其他演员也很棒,托比-凯贝尔扮演的柯巴也十分出彩,之前同他合作过普通的人类角色,我同样欣赏加里-奥德曼,还有杰森-克拉克,所以与不同的演员合作,这是非常好的经历,也是演员们,将情感变得真实。拍摄期间发生了很多好玩的事儿,也有很多荒唐的事儿,为了让观众的感受更加真实,我们确实做了很多荒唐的尝试,比如杰森-克拉克扮演的科学家马尔科姆每天被猩猩围着,但是我们当时并没有很多猿类,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每天通过扩音器对着他叫发出猩猩的声音,很傻,非常吵,从外面来看特别荒唐,但是对杰森和我来说,让一切更加接近真实,当演员这样卖力的演出时,以局外人的角度看,你觉得很搞笑很荒唐,而一切真实的出现在大荧幕上时,大家就会忘记这些事情。所以做这些看起来荒唐的事情,都是为了让场景看起来更加真实,让电影效果更逼真。

微店制作
微店官网首页
微信小程序公司简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