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抑郁症斗争史不疯魔不成活图

2019-12-10 19:45:4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抑郁症斗争史:不疯魔不成活(图)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约有3.4亿抑郁症患者,发病率为11%。世卫组织预计到2020年,抑郁症将从社会第三大疾病负担上升为第二位,仅次于冠心病,让人一时颇有“抑郁猛于虎”之叹。关于抑郁症的成因,生物学家和心理学家一直争论不休,如今抑郁症受基因和外部环境纸上花上6个星期”。说起音乐,据有人统计,听过匈牙利那首“自杀圣曲”《忧郁的星期天》后赴死的人,加起来将近200人了。“尽可把他消灭掉

,可就是打不败他。”写出《老人与海》中这样经典句子的海明威,在1961年端起双筒猎枪伸进口中,一枪炸破了头颅盖。那么热爱女人和冒险的作家,晚年无法摆脱抑郁,在书桌前面对手稿一坐数小时,不能完成任何事情。他的父亲、妹妹、弟弟、孙女等7名家族成员先后自杀身亡,美国公众将其命名为“海明威魔咒”,这种普遍的抑郁很可能与家族遗传有关。

还有学者将抑郁症当作文化课题研究,福柯在《疯癫与文明》中提到忧郁症与殖义有关系

,是殖民统治者统治阴谋的一部分。

摆脱抑郁靠工作?酒精?药物?

因抑郁而自杀的比例相当高,但也有人终身勉力像踩高跷一样维持着平衡,最终渡尽劫波。丘吉尔说“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不过他也活到了91岁高寿。还有人在痛苦中找到奇特的慰藉,比如哲学家克尔凯郭尔。他的抑郁症或与遗传有关,曾陷入不可克服的忧郁,认定自己无法享受家庭的幸福,而与深爱的女子解除婚约,终身未娶。克尔凯郭尔认为快乐会令他衰弱,他写道,我的悲伤是我的城堡,在我最忧郁的时候

,我爱生命,因为我爱忧郁。”“

16世纪晚期至17世纪初,意大利画家多米尼加·费迪创作的《忧郁,一个悲叹的女人》,画中的骷髅、沙漏、太阳系仪、书籍都有其象征意义。当时的社会观念中,忧郁代表着深刻、复杂甚至天赋。

苏联作家左琴科以讽刺和幽默小说闻名,1926年他的写作生涯正处于顶峰,选集总销量达到495万本

。“在我的书中有笑,在我的心中却没有。”他在年轻时吃药来治疗忧郁症,“两年内吞下了半吨重的药丸”,但收效甚微。“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才使我这么忧郁。”左琴科开始用弗洛伊德和巴甫洛夫的理论分析自我,回忆童年,据他说用这种方法治好了自己。

另一种摆脱忧郁的方法,即如历史学家托马斯·卡莱尔所说:“劳动吧!不要绝望!”严重的抑郁症使达尔文“三天内就有一天什么都做不了”,他对自己这种精神上的虚弱深感失望,曾写道:“适者生存,或许我应该满足于看着其他人在科学研究方面大步前进。”很显然,着作等身的他绝非一事无成。他在信件中无数次提到工作的救赎作用,将其称之为“唯一一件使我还能够忍受生活的事情”。叔本华也赞同这一点—工作可转移人对与生俱来的忧郁的注意力。

英国散文家德·昆西用鸦片麻痹抑郁的痛苦;拜伦先是用鸦片,后来偏爱酒精;剧作家奥尼尔则在每每随剧本完成而到来的抑郁期间喝得醉醺醺

。美国总统林肯曾服用一种19世纪常见的药物“蓝块”来治疗抑郁,因其中含有大量水银而导致神经兮兮、暴躁易怒。意识到这点后,他在1861年总统就职典礼前毅然停用,内战期间以超强自制力顶住了巨大压力。电击疗法的发明者之一、意大利精神病学家切莱蒂,发现电休克治疗对重度抑郁症患者有一定疗效,但副作用也挺大,严重的还会导致失忆。

银川治疗卵巢炎医院
潍坊治疗男科费用
龙江县第二人民医院
广州治疗宫颈炎医院
北海妇科医院哪里好
分享到: